首页 »

交通问题长效治理新探索②“硬伤”难解,交通治理该罚该疏

2019/8/14 4:29:11

交通问题长效治理新探索②“硬伤”难解,交通治理该罚该疏

文/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简工博

 

上午9点,在静安寺商圈工作的蒋彦驾车经过瑞金医院门前。这里几名交警现场镇守,原先医院门前的商铺被改作弯进医院的快速通道,送医车辆即停即走,路上停车将被处罚;协管员引导非机动车、行人等候绿灯放行——经过这一路段几乎没遇到任何阻碍。

 

就在几个月前,这里还曾是上海最拥堵的节点之一。违法停车、乱穿马路频发,因为拥堵带来的鸣号此起彼伏。

 

交通大整治伊始,不少市民和蒋先生一样有疑虑:“上海交通已经很堵了,如果加大现场处罚力度,不是让交通雪上加霜吗?”

 

大整治迄今已近三个月,一些过去的拥堵节点正在发生变化:因违法查处力度的加大和交通设施设置的改善,这些节点的违法情况和拥堵情况都在缓解。

 

“严格执法和排堵保畅并不矛盾。”在专业人士看来,通过对交通违法的纠正,最大程度激发交通参与者的自律意识,才是建立良好交通秩序、缓解交通拥堵的可持续之策。

 

上海交通“因乱致堵”顽症正在变化

 

晚上18点,市民杨斌沿着延安高架下方最内侧车道,穿过华山路路口再掉头上高架,一路顺畅。

 

“以前不是这样,旁边车道经常有车歪出半个车身,占了这根调头车道,所有车堵在一起动不了,交警只能先跑后面路口拦住要调头的车,再到前面路口疏导直行车走空,让违法的车回到直行车道让出调头车道。”杨先生说,很多调头车司机心里有气:“凭什么几辆车违法变道,让所有车都等着?”于是违法鸣号就成了他们“抗议”的方式。

 

这次交通大整治,目标直指违法行为。“一开始有些驾驶员跟交警搞,不愿意接受处罚,肯定对后面的车有影响。”杨先生坦言,这时会觉得交警“多事”,现场处罚导致越罚越堵,还不如好好疏导交通。但经过一两个月,他发现情况发生了明显改变:“罚得多了,管得严了,违法变道的车少了。现在几乎不会受到违法变道车的干扰了。”

 

“交通违法容易带来恶性循环,导致交通越来越堵。”家住莘庄的市民张磊,过去经过沪闵高架东侧近漕溪立交时,常常为其他车辆违法变道所困扰:“你不跟着违法,就一直被堵在后面。但大家都来违法变道,道路就更加拥堵,时间久了大家心态都不好。”随着这里电子警察和违法信息提示板的安装,违法变道现象随即下降:“违法少了,秩序好乐,心态没有那么糟,而且整体消耗的时间真的在缩短。”

 

大整治开始之前,上海市相关部门曾做过调研,数据分析显示:交通违法行为易发多发,是导致上海道路交通秩序混乱的主要问题。在专业人士看来,对交通违法行为展开重拳整治,可谓抓住上海交通问题的“牛鼻子”,一些市民也认为,上海交通整治关键是要“立规矩”:“如果一直这样严下去,上海的交通情况将会有新面貌。”

 

守法与畅通,城市交通的“一体两面”

 

7点20分,普陀公安分局交警支队指挥平台的大屏幕上,正滚动显示着各个重要路口的交通情况。

 

新村路、万泉路的画面中,车流如织。正在指挥中心值守的民警张晶注意到,新村路上已经出现车辆积压排队的情况。张晶随即在键盘上输入几个数据,将新村路的信号灯配时延长了15秒钟。

 

别小看这短短15秒钟,一个信号灯周期新村路上能多放行30余辆车,路口快速清空,避免了因积压车辆涌入路口导致违法滞留,继而造成整个路口被堵死。

 

严格执法和排堵保畅,犹如一体两面,相互作用。在严格执法的同时,上海公安交警也在着力调整道路设置设施,促进畅通,减少违法。

 

147路公交车司机吴师傅曾向虹口公安反映,他每天早高峰时段途经四平路、海伦路时,公交车站出来第一根车道就是右转弯道,但是途经这一路口的公交线路全是在四平路上直行:“大家必须一出站就变道,早高峰时候车流量很大,变道很难,争道、占道、抢道再所难免。”

 

四平路是上海市“三纵三横”的重要路段之一,北连杨浦、南接黄浦,是虹口南北向的交通大动脉。虹口公安分局交警支队政委佘光峰带着同事对整个四平路进行综合调研——

 

以四平路、海伦路为例,除了吴师傅反映的车道问题外,海伦路上禁止标线过短带来进入新建路隧道的左转弯车辆频繁在路口变道加塞,路口北向东左转信号灯配时短导致车辆积压……虹口交警部门随即对每一个路口发现的问题进行调整。

 

吴师傅发现,原先的右转弯道变成了直行加转弯的公交专用道,还与过海伦路后的公交专用道“对齐”:“这样我们方便很多,出站后一路直行,畅通有序!”

 

大整治前,虹口警方曾在四平路、临平路路口计数监测,早高峰期间每小时通过路口车辆约3800余辆;近期同一路口再次监测显示,通过的车辆提升到每小时4100余辆。与此同时,沿线拥堵类110报警数也同比下降32%。

 

“作为交通直接参与者,路口设置合不合理,交警和驾驶员最有发言权。”一些市民建议,道路交通设施的优化完善是一个动态过程,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变化:“通过动态管理,优化路口通行措施,也能同时减少不必要的交通违法。”

 

良好秩序靠政府管理,也靠参与者维持

 

在虹口公安交警部门的调研中,四平路高峰时段现场抽样测算,单根车道的每小时实际车流量达到795辆次,而作为城市主干道,四平路单根车道设计饱和流量为700辆次——这意味着实际流量已远大于设计饱和流量。

 

这是上海这一特大型城市交通的现状,且在短时间内几乎无法对道路扩容。

 

“对于上海这样的特大型城市,交通管理需要更多的依靠标志标线、现场设置设施和信息引导。”在一些专业人士看来,城市交通畅通需要整体规划设计和统一管理引导,必须由多个政府部门齐抓共管,形成合力,依靠交警现场疏导,效果有限:“交警在现场的管理则应侧重于执法管理,特别是目前守法习惯尚未完全建立的情况下,加大违法管理处罚力度,有利于形成良好的交通习惯。”

 

过去,上海不是没有进行过各类交通整治。但在专业人士眼中,这样的整治更关注对道路交通秩序的整治。而这一轮的大整治,目标则直指交通违法行为。

 

“良好的秩序不是靠整治,而是靠维持。整治更应是针对违法行为这样明确的目标,通过对违法行为的纠正、对违法行为的处罚,来达到立规矩目的。”专业人士都表示,良好的秩序靠谁维持?除了交警和各个政府部门,更重要的是靠广大交通参与者来维持:“通过严格执法,确保‘立规矩、正风气’,逐步形成大家都来维护良好交通秩序的局面。”

 

在美国生活多年的市民俞颜说,一些公认交通管理良好的国际化大都市,除了紧急突发事件或重大活动,很少看到交警现场疏导交通,但一旦出现交通违法,他们就会出现,依法严管严罚。同样,这些城市也并非处处畅通,但因为大多数人都守规矩,交通秩序就会良好:“对整个城市来说交通正常运转,每个人都能因此受益。”

 

题图摄影:肖允  题图编辑:项建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