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没去奥运会卖蚊帐,南京路上这家“帐子店”销售也能过亿元

2019/8/14 4:29:11

没去奥运会卖蚊帐,南京路上这家“帐子店”销售也能过亿元

提起刚刚结束的奥运会上的中国“网红”,除了“洪荒之力”的傅园慧、重回巅峰的女排,声名大噪的便是被外媒誉为“国家法宝”的蚊帐了。随着中国体操运动员坐在蚊帐内的图片在国内外媒体中广为流传,国内网友纷纷表示要去里约卖蚊帐。
   

在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步行街上,也有一家开业于1942年的“帐子公司”,这是沪上第一家专营蚊帐及其他床上用品的商店,被老上海人视为“嫁妆选购唯一指定”品牌。
   

1949年帐子公司在《解放日报》刊登的广告
   

“我们一直做家用纺织品的销售,成立初期帐子(即蚊帐,上海话称帐子)的销售占了三分之一,但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帐子在整个销售额当中只占有很小的比例。”“帐子公司”总经理朱国敏告诉解放日报•上观记者,虽然早在2001年公司就已经更名为上海卧室用品有限公司,但是“帐子公司”的品牌已经深入人心,所以南京路总店的牌子上仍大字书写着“上海帐子公司”。


不片面追求规模,做小而美的“老字号”


74年始终坚持专业品类的经营,在老一辈上海人的认知中,帐子公司就是卖家用纺织品的“行家”。“很多长辈都指定这家店”、“老店其实就是买个放心”……消费者中的好口碑为这家老店带来了可观的销售业绩:2011年,该公司全年销售额就超过1亿元,2013年的销售额更是高达1.6亿。
   

而这巨大的销售额,只由南京路总店以及位于上海的其他2家分店和江苏太仓的1家分店完成,全部的员工加起来不过100余人,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公司。“片面追求扩张风险更大,我们更愿意做一家小而美的公司。”朱国敏说。
   

在他看来,帐子公司作为单体经销床上用品的公司能够取得如此高的销售成绩,经营秘诀之一就是严把质量关。以南京路总店为例,现在已经进驻了包括梦洁、罗莱、富安娜等30多个品牌的入住,但无论品牌大小、知名度如何,每个进驻帐子公司柜台的产品都必须有质量检测报告,公司还会定期去抽检,有质量问题就直接下架。
   

严格的要求不仅针对外来品牌,自家贴牌生产的产品也严格把关,从面料的选购,到产成品的生产都有专人监管,不定期自行抽查。如果出现问题,整治起来也毫不手软,曾经有一个经营的品牌,在上海市的抽查中被查出有质量问题并被曝光,公司决定从总经理开始罚款,一直向下罚到柜员。
   

对质量的严格把控换来了行业的认可,1990年帐子公司被贸易部命名为中华老字号,2006年更名后的上海卧室用品有限公司被商务部首批认定为中华老字号,其自营品牌产品“上卧牌床上用品系列”自2007年起连续被评为上海名牌产品。
   

1986年帐子公司在《解放日报》刊登的广告


坚守线下不赶时髦,关键在提升效率


在一般人看来,这家店确实比较“老”,因为它没有任何“赶时髦”的地方:不在电商上开店,不在微博、微信上做宣传,只默默地经营自己的小生意。
   

但随着互联网电商的拓展,线上销售渠道的多元化势必会影响线下门店的销售。一方面,小品牌利用线上的渠道和价格优势抢走一部分市场;另一方面,后来崛起的诸如罗莱家纺、梦洁家纺等从生产到销售全产业链的品牌,也在探索线下以外的销售新渠道。
   

“互联网是年轻人的东西,他们不到结婚不会关注我们的产品。”朱国敏表示,年轻人对价格比较敏感,重视花色而非面料的好坏。虽然近两年受互联网的冲击,销售量已经有所下降,但年下降率不到3%,“我自己觉得还过得去。”
   

他认为,随着消费升级,消费者会越来越重视家用纺织品的品质,而非价格。所以基于明确的目标用户定位,帐子公司合理地暂时舍弃了互联网渠道,立足老品牌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专注线下实体店的经营。
   

但是行业竞争无序,频繁地搞促销打“价格战”的现象还普遍存在,再加上行业本身店面单位平方的销售额不高,企业的盈利能力就会受到限制,相较于互联网的威胁,朱国敏更担心竞争规则的不完善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正当竞争应该是保持利润水平的竞争,那些看起来是正品的促销产品已经被偷偷‘捣糨糊’,但是消费者并不知情。”
   

此外,如何提升效率也是这家老公司面临的问题,国企时代的老员工普遍很难适应企业转制后的工作节奏和工作方式,而这些人又承担了公司实际运营中的大量管理和后台工作。“老员工的存在不可避免,我们正在研究如何将提高效率和个人收入挂钩,而不是简单增加工作量。”朱国敏说,同时他们也不惧怕市场竞争恶化可能面临的重新洗牌,“适者生存,我们员工总数在减少,但是对工作的要求在提升,小而美的生意也能大有可为。”